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官论坛法官风采媒体聚焦裁判文书普法天地专题报道执行公开庭审直播
当前位置: 法官论坛 -> 调研成果

浅述诈骗罪与合同诈骗罪的界限厘定研究

  发布时间:2019-01-17 14:41:19


摘要:成立诈骗罪要求诈骗行为的内容直接导致被害人的财产处分是行为人的诈骗行为直接导致被害人处分财除此以外被害人处分财产的行为没有任何其他原因诈骗罪与合同诈骗罪区分的关键要看行为人的行为表现以及整个诈骗的实施到底是否是利用了合同本身所约束的双方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合同诈骗罪要求行为人是完全借助合同本身而实现其诈骗意图

关键词: 诈骗罪;合同诈骗罪

    一、问题提出

    案例引入:刘某某诈骗罪一案, 20097月左右,李某某经人介绍,认识了时任兴隆县某某乡某某村村主任的刘某某,被告人刘某某谎称在兴隆县某某乡有一段修河坝的工程,他找人能将工程承包下来,李某某信以为真,与刘某某签订了合伙承包协议,协议签订后,被告人刘某某先后以跑项目需要钱款为由,骗取李某某465000.00元。因该工程一直未开工,李某某欲退出并要求刘某某返还上述钱款,2015年,被告人刘某某谎称正在办理爆破证,爆破证下来就能干活,让李某某继续干这个工程,并以办理爆破证需要钱款为由向李某某索要60000.00元,后李某某分两次汇入刘某某银行卡中9700.00元、44600.00元。

    此案中被告人刘某某是构成诈骗罪?还是合同诈骗罪?在开庭审理时公诉人与辩护人围绕具体构成哪项罪名进行了辩论。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在与被害人签订承包协议的过程中,虚构了工程即将开工、自己能够承包该工程的事实,从而使被害人相信确实存在这一工程,并且自愿将自己的资金投入到工程中去,其行为更符合我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规定的合同诈骗罪的特征,依法应当以合同诈骗罪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公诉人认为:本案被告人的行为构成诈骗罪而非合同诈骗罪,因为认定合同诈骗罪的关键点在于要对合同进行一定的履行,本案被告人与被害人之间虽有协议,但没有对合同有任何履行行为,因为签订合同只是骗取钱款的手段,签订合同时工程项目并不存在,是被告人虚构的,被害人给付被告人钱款也并不是去履行合同,被告人的目的是虚构工程存在的事实,从而使得被害人基于错误的认识对财产作出处分。

    二、合同诈骗罪与诈骗罪的区别要点

    合同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 中,使用欺骗手段,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较大的行为。此罪中的“合同”不仅是合同诈骗罪不可或缺的构成要素,而且也是合同诈骗罪与诈骗罪的区别关键。

    (一)行为人与被害人之间是否签订合同

    根据刑法罪名体例,合同诈骗罪处于刑法分则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一章中,诈骗罪处于刑法分则侵犯财产罪一章中,可见两者保护的客体不同,而因此合同诈骗罪中的“合同”的内容必须受市场经济秩序调整,而不具有交易性质的赠与合同、监护合同、劳务合同等由于不受市场经济秩序调整,自然也就不属于合同诈骗罪中的“合同”。此案中,刘某某的合同是虚构的,合同约定的事项本身是不存在的,因此本案中的“合同”不在市场经济秩序的调整之列,更谈不上侵害市场经济秩序这个客体,不符合合同诈骗罪中“合同”的要求。

    (二)行为人是否实施了与合同内容相关的经济活动

    合同诈骗罪的立法原意是严厉打击利用合同实施的诈骗行为,而且如前所述,该罪名被编排在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中,也体现了立法对其与诈骗罪的罪责评价标准有所偏重。合同诈骗罪侵犯的客体是双向客体,即市场经济秩序和公民的财产权利,但更倾向于侵犯市场经济秩序这个客体,因此必然要求行为人实施了扰乱市场经济秩序的经济活动,即具有与签订、履行合同相关的准备、经营活动,如果行为人根本不存在与合同相关的经济活动,即使签订了经济合同,也仅仅是将合同作为诈骗的“道具”,其实质上未扰乱市场经济秩序,不能以合同诈骗罪论处。此案中,刘某某与被害人李某某签订的合同即是作为“道具”,从被告人的主观故意可以看出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

    (三)被害人交付财物的主要原因是否与合同有关

    既然是合同诈骗罪,就应该是围绕合同展开,被害人必须是基于与行为人签订的合同而导致错误的认识进而处分了财产,如果被害人处分财产与合同无关,则不应认定为合同诈骗罪。本案中被告人与被害人签订了经济合同,此后被告人利用签订合同的优势,编造需要周转资金、跑项目需要花费等虚假事由,骗取被害人资金,因被害人交付财产的主要原因并非基于合同而产生错误认识,也并非因为履行合同而有的支出,因此行为人涉嫌诈骗罪,而非合同诈骗罪。

    三、合同诈骗罪与诈骗罪的适用方法

    合同诈骗罪是从诈骗罪中分离出来的一种特殊形式,两者是特殊法与一般法的关系,虽然在合同诈骗罪中列举了类型化的合同诈骗行为,但是还规定了兜底项,因此合同诈骗罪中的诈骗方法是被包容于诈骗罪中的诈骗方法之中的。但是由于合同诈骗罪和诈骗罪的立案标准不同,导致司法实践中对合同诈骗不构成的情形下能否以诈骗罪定罪处罚产生了分歧,即行为人使用合同诈骗的方法诈骗了他人钱财,犯罪数额超过诈骗罪立案标准但未达到合同诈骗罪立案标准的情况出现时该如何认定?目前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是根据特殊法条优于一般法条的原则优先适用特殊法条,适用特殊法条不构成犯罪时也不能适用一般法条,对于上述情形应当认定无罪。另一种观点认为当适用特殊法条不构成犯罪时,适用一般法条,因为行为人的行为完全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应认定为诈骗罪。哪种观点更为科学?举个例子来看,如行为人使用合同诈骗方法诈骗 10000元人民币,诈骗罪的立案标准是5000元,合同诈骗罪的立案标准是20000元,按照第二种观点认定为诈骗罪,那么诈骗 10000元的量刑标准是在有期徒刑三年以下。如果行为人再多诈骗 10000元,恰好达到合同诈骗罪20000元的立案标准,认定为合同诈骗罪,量刑标准是拘役甚至单处罚金。诈骗数额增多,量刑反而更轻,这显然是不科学的,也违反立法本意。因此,如果不严格遵循特殊法条优先适用的原则,所有的合同诈骗行为都将作为诈骗罪定罪处罚,合同诈骗罪作为一项独立罪名,还有何意义?


关闭窗口

您是第 1458810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